首頁 > 軍事科技 > 正文

又發現一個吃里扒外的“漢奸”!手段更加惡心

他表示,無論是從《國安法》編輯戰、還是到“武漢污名”等活動,才成為一些港獨臺獨分子的重點攻擊對象是不可避免的。但他驚訝于“基金會如此大規模‘屠殺’是第一次”。

然而更可笑的是,一位只做臺灣地區文化小條目的用戶,因為與當事人QQ名稱雷同,也被一起封禁了。這更凸顯出,喂雞基金會所謂的調查,形同虛設,而是按照自己喜歡的立場恣意妄為。

根據當事人的解釋,在喂雞基金會的影響下,“只要是涉及到中國大陸的條目,就一定要強行“理中客”,否則就說你是“地域中心”,“必須引用外國文獻”。但當編輯用“日文喂雞幾乎都是日本喂雞”來反駁的時候,他們就開始顧左右而言他了。”

此前,還有組織成員被喂雞記者問到過“是不是黨員”,而提問的喂雞記者出生在麥卡錫時代。

03

在采訪的過程中,“郵差陸先生”還透露了這次針對中國大陸編輯行動的的幕后主使,余茂春的味道撲面而來。組織者中,有一個名為“1233”的“港獨”分子,還有一個綽號“菲菇”的內地人。

根據這份信息,我們得知菲菇的中文名叫鄒磊,英文名叫Philip Tzou。于是,找到了他的社交媒體賬號。

而在其志愿者兩段經歷中,也與當事人披露的他在喂雞百科上的存在吻合。

領英畢竟是職場功能的軟件,鄒磊還比較收斂。但到了魚龍混雜的推特上,我們有了更多發現。

首先,就是炫耀自己的“戰績”,他將喂雞基金會的行動貼文,配上WMC的回應,發了一條推特。

于是,為了維護喂雞基金會的“正義之舉”,他列出了所謂封禁賬號的“證據”。并且稱WMC操縱分身賬號欺凌“異見者”,還稱其中一位當事人為上海地域主義,更是稱WMC籠絡愛國人士,在中文喂雞百科形成了足以操縱任何投票和選舉的大票倉。

對這些指控,其中一位當事人A先生表示,“事實上即便是我們WMC的管理員,也都是按照喂雞百科上的方式指引處理。如果我們的操作十分失當,那社群早就將我們送上管理員解任投票(罷免)了”。

他還表示,“尤其是高權限的用戶,操作就更不能放肆,甚至一兩個明顯錯誤的操作就足以解任。如果是社群把我們解任的,那我們無話可說,但基金會強行解任,而且理由又不給充分,這才是不符合喂雞理念的”。

這是不是喂雞基金會的雙標呢?它標榜的海納百川呢?

熱點聚焦

西陸精選

大家都在看

japanese色视频在线播放,国产成人精品亚洲777,韩国理论电影午夜三级,日本黄页日本黄页小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