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西陸國際 > 正文

美國人設下一個大套,中美隱秘暗戰激烈較量!

過去十多年全球錯誤的產業政策已經決定了能源危機的爆發,而能源價格直接決定著我們的生活成本,當能源危機爆發、生活成本暴漲的時候,企業家庭的基本支出暴漲,債務就只能集中爆破。

記著,能源危機已經是事實,這是思考今天所有問題的基石。

這個時候需要關注美聯儲這只黑手在干什么。

美國國會在1917年首次設立債務上限制度,旨在定期檢視政府開支狀況,這是抑制政府債務率增長并穩定美元價值的主要手段。自從1939年以來,美國債務上限已經提高了100多次。

一般來說,當一國的債務率超過100%的時候,由于利息支出在財政支出中占了比較高的比例,除非特殊情形(比如軍費支急劇下降,國內外出現極為有利的局勢推動經濟高增速讓財政收入高增長,等等),就會被迫走上通過借更多的債務來彌補財政赤字的地步。2008年爆發次貸危機之后,美國用印鈔來拯救危機,到2010年美國政府的債務率超過了100%(當年達到100.3%)。

此后,雖然奧巴馬、特朗普的執政特點有明顯的不同,但都改變不了美國政府債務率慣性上升的趨勢。尤其是特朗普對財政支出控制的非常嚴格(大家還記得這家伙居然用漢堡招待外國元首,不開國宴,聯邦政府內有大量的空缺崗位,等等),目的當然是希望實現財政收支平衡進而抑制政府債務率的進一步上漲,但依舊無法達成愿望。所以,政府債務率突破警戒線之后,其慣性上升的趨勢一般來說都很難打破,這種“慣性”一直持續到今天,目前美國政府的債務率已經超過135%。

債務率越高,慣性上漲的力量越來越強,上升的速度就越快。

熱點聚焦

西陸精選

熱點

大家都在看

japanese色视频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