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軍事科技 > 正文

兩個小國帶風向,幾個大國竟然全都上套了?

數十年來,奉行軍事不結盟的北歐國家芬蘭與瑞典正駛向加入北約的“高速公路”。

芬蘭總統尼尼斯托當地時間5月15日宣布,芬蘭決定申請加入北約。他稱這是“歷史性的一天”,“一個新的時代開始了。”緊隨其后,當地時間5月16日15時,瑞典首相安德松和中右翼的溫和聯合黨主席克里斯特松舉行聯合新聞發布會。安德松表示,經議會辯論,瑞典政府將申請加入北約。這一決定打破該國堅持了200多年的軍事不結盟立場。

瑞典媒體援引消息人士的話報道稱,瑞典可能將和芬蘭一起遞交“入約”申請。實際上,在蘇聯解體后,北約多次試圖拉攏芬蘭、瑞典“入伙”未果。直到今年年初,“加入北約”都不在兩國政府的考慮范疇之內。但隨著俄烏沖突的爆發,芬蘭、瑞典對加入北約的態度逐漸逆轉,速度之快超出外界預期。

美聯社評論稱,芬蘭、瑞典“入約”相當于歐洲大陸出現了“歷史性重組”。要知道,芬蘭與俄羅斯有著1300公里長的邊界,與俄第二大城市圣彼得堡最近距離僅170公里。一旦芬蘭加入北約,北約與俄羅斯的陸地邊界將增加一倍,歐洲的安全格局也將發生巨變。

值得關注的是,加入北約真的能為芬蘭和瑞典換來它們想要的安全保障嗎?在尼尼斯托看來,加入北約將最大限度地提升芬蘭的國防安全,而非針對任何國家;瑞典首相瑪格達萊娜·安德松也認為,瑞典需要加入北約后的正式安全保障,此舉“并非針對俄羅斯”。

不過,俄羅斯并不這樣認為。芬蘭和瑞典“入約”意味著威懾延伸至俄羅斯“家門口”,這或將是北約針對俄羅斯的第六次“東擴”。俄外交部此前發出警告稱,俄將不得不采取技術性軍事手段等,來消除芬蘭和瑞典加入北約所造成的威脅。

芬蘭:“理想”面臨現實威脅

持續80多天的俄烏沖突,讓與俄羅斯領土相連的芬蘭倍感擔憂,歷史上的戰爭記憶也再度被喚醒。于芬蘭而言,放棄軍事上的中立地位似乎已成為該國維系安全的務實選擇。

芬蘭前總理亞歷山大·斯圖布曾如是總結指導芬蘭的安全政策的兩套原則:地理和歷史;理想主義和現實主義。

“在一個理想的世界里,芬蘭希望與俄羅斯合作,因為俄羅斯是芬蘭在地理上無法回避的鄰國。但另一方面,從歷史中可知,對芬蘭構成最大現實威脅的國家也是俄羅斯。”斯圖布告訴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

事實上,在俄烏沖突之前,芬蘭政治精英始終認為,俄羅斯是“搬不走的鄰居”,與其建立一種理性合作的關系對芬蘭最有利。即便是在2008年格魯吉亞危機與2014年克里米亞危機后,芬蘭國內的輿論氛圍仍未發生巨大改變,支持該國加入北約的比例均維持在20%左右。

距離俄羅斯邊境僅30公里的芬蘭城市拉彭蘭塔堪稱兩國長期開展務實合作的縮影。該市市長基莫·賈瓦向《衛報》介紹稱,在新冠疫情暴發前,每年有150萬俄羅斯人來到拉彭蘭塔,給當地帶來了數百萬歐元的收入,當地甚至還有商店專門為俄羅斯游客開設。與之相應,拉彭蘭塔也在圣彼得堡設立辦事處,并向西方游客推銷,自稱是進入俄羅斯的“門戶”(gateway)。

但在俄烏沖突爆發后兩個多月來,芬蘭的民意發生了巨大的逆轉。據芬蘭廣播電視臺(Yle)民調數據顯示,今年一月,只有不到30%的芬蘭人支持加入北約,但這一數字在3月上升至62%。到了5月,多達76%的芬蘭民眾支持加入北約。

《衛報》援引分析人士觀點稱,芬蘭民眾當前支持加入北約的強烈情緒,源于與二戰時期與蘇聯作戰的記憶。1917年12月,在十月革命后不久,被俄羅斯統治了超100年的芬蘭宣布自俄獨立。1922年,蘇聯成立,其一直對于兩國邊境上的領土歸屬存有異議,認為距蘇芬邊境僅32千米之遙的蘇聯第二大城列寧格勒(今圣彼得堡)的安全受到威脅,且芬蘭在獨立過程中與德國關系密切。

熱點聚焦

西陸精選

大家都在看

japanese色视频在线播放,国产成人精品亚洲777,韩国理论电影午夜三级,日本黄页日本黄页小视频